热线电话:0311-85290821    投稿邮箱:cns0311@163.com

站在潮玩风口的“Z世代”:“不务正业”成职业新宠

时间:2021年08月16日    热线:0311-85290821 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 中新社石家庄8月14日电 题:站在潮玩风口的“Z世代”:“不务正业”成职业“新宠”

  作者 赵丹媚

  给玩偶娃娃画上“欧美系浓妆”“古风美人妆”或是“梦幻人鱼妆”,再搭配好假发、服饰等道具,今年刚大学毕业的“娃妈”(指热衷于收藏娃娃的女性)孟婉璐已接触“改娃”工作四年了。站在潮玩风口的“Z世代”,中国年轻人正用热爱奔跑在“新360行”的广阔森林中。

  BJD(Ball-jointed Doll)泛指各种拥有球型关节的精致可动人偶,起源于欧洲,曾风靡于俄罗斯,后传入日本、韩国及中国。孟婉璐高中时接触到BJD后就爱上了这些可爱的娃娃,然而一个妆面精致的成品BJD价格不菲,于是孟婉璐开始尝试买来“素颜”BJD,自己给娃娃化妆。

  “以前家里不太支持我做BJD改妆,觉得是玩物丧志。”孟婉璐说,在她的老家河北邢台,喜欢BJD的人并不多,自己因为热爱,就摸索着给娃娃化妆。慢慢地,由于画功出色,孟婉璐开始接到帮忙改娃的订单。

  练改妆、学拍照和修图,孟婉璐大学选择了美术相关专业,并自学数字雕刻和绘画建模等计算机技术,以便能精准地刻画出自己心中的人物形象。“是BJD点亮了我更多技能。”孟婉璐笑说。

  不止于BJD,孟婉璐还和男友一起开了网店,主要制作原创IP玩偶、兵人等潮玩手办。孟婉璐负责前期设计、建模,男友负责涂装上色等。“其实上大学起就在琢磨这个事,到了大三,我男朋友的涂装技术也越来越好,所以毕业时一起决定把兴趣发展成职业。”孟婉璐说。

  在孟婉璐住的房子里,有一间屋子放满了客户的订单。“来自美国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等地的海外订单都有接到,但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现在往海外发货有一定困难。”据孟婉璐介绍,每月大约有十几件妆面作品和50至100件兵人等潮玩成品发往海外。“我们接国内外单子速度都放缓了,实在做不过来。”孟婉璐说。

  在孟婉璐看来,无论是BJD还是兵人等潮玩,从前的小众艺术品已受到越来越多人关注。据艾媒咨询预计,2021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将增至384.3亿元人民币。潮流玩具市场发展至今已不再是闭塞的小众产品,各式各样的潮玩产品已在中国甚至全球市场显露出巨大消费动能。在此背景下,更多初创企业入局潮玩,2020年注册企业数量达到250家。

  “85后”白领汪淼戏称自己为“可爱手办爱好家”。7年来,家里六层的手办柜已经摆满,还“霸占”了妹妹的书柜。“手办把我从三次元带入到二次元,非常解压。”对汪淼来说,这些潮玩超越了玩具的意义,更是精神寄托。

  汪淼的手办多为漫画、游戏或动画的角色衍生品,同一款手办,她往往会买两个以上。“一只拆封摆放,一只作收藏投资,有可能以后会是绝版。”汪淼解释说,一些较冷门的手办,商家往往不再出版,而这样的一只手办市场价格有时会超出原价一倍之多。

  “Z世代”经济发展下,曾经的“不务正业”陆续“转正”。4月,哔哩哔哩联合DT财经发布《2021年青年新职业指南》为年轻人提供就业新可能,如兴趣圈层服务类的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华服设计师、BJD化妆师等职业。超七成年轻人表示愿意尝试新职业,而兴趣是最重要的原因。

  不同于老一辈钟爱“铁饭碗”的工作,具有开放、冒险等特质的“Z世代”倾向把职业向兴趣靠拢。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市场营销研究中心5月发布的《中国Z世代求职趋势调查报告》显示,52.6%的人希望能进入IT、互联网、通信等新兴行业。

  现在,孟婉璐的网店已积攒了不少老顾客。“希望能开一个自己的工作室,创业或许不易,但未来更多国产IP潮玩‘出圈’势不可挡。”孟婉璐说。(完)

编辑:【吴金铭】
中新社简介      |      关于我们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新闻热线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投稿信箱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法律顾问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