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线:0311-89622371 89622370 投稿邮箱:cns0311@163.com

残荷秋韵白洋淀

时间:2017年11月02日    热线:0311-89622393   来源:中新网河北




白洋淀残荷。 韩冰 摄



白洋淀残荷。 韩冰 摄

  曾以为,荷之美,仅存于夏日。

  人们喜爱荷花,谓之君子也,在其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这种内在高贵品质。

  霜降过后,冬已不远,秋风瑟瑟中,再次泛舟白洋淀,盛夏中的满淀荷叶早已衰败。

  早年读过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句: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。当时对这种意境并不懂,但如今在淀内感受秋塘风顿静,蒹葭败荷黄,枯叶残梗,心中不由起了波澜。

  尤记得十年前,母校开设国画课,同学们或画花鸟草虫,或描亭台楼阁,只有好友老鲁一人耗时数月,单只描绘一幅工笔重彩残荷叶,有的叶片中还有些枯萎残缺。当时我还嘲笑,这种如同美人将暮的画有何好看。

  老鲁是老保定人,年长我三岁,中专毕业于保定美校,各种绘画技巧信手拈来,功底深厚。

  老鲁对我说,画荷咏莲,自古就是一个老画题,其中又以画残荷最难。直观的美让人一目了然,但残缺与伤感,如何表现出美,这就难了。

  最终,我们这门课的最高分果不其然被老鲁摘取。但他说的话,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琢磨。

  回到白洋淀的景色中。

  在秋风里,一片片的残荷,水面枯枝交错,那荷叶凋零得七零八落了,和已经脱水发黑的莲蓬卷缩着,以枯萎的姿势倒在池塘里,借助水中的倒影,看似杂乱,但仿佛有着特殊的节奏,虚实结合,余韵悠悠。

  看到此景,又勾起了回忆。

  大学进入高年级后,认识了设计系主任李彦彬教授,他虽未曾带过我们班的课,但因为他为人随和风趣,画室内人气超旺,老师们都喊他“李头儿”,我也经常厚着脸皮来蹭茶喝。而后由于策划个人展览以及参加设计比赛,李教授亦对我多有指导。

  李彦彬教授虽是装潢专业出身,但书法与国画的造诣极深,专画白洋淀的荷叶莲蓬芦苇与鸬鹚草虫,且大部分为残荷。

  看李彦彬教授的残荷画作,就如同身在白洋淀景色中。他的画很独特,荷叶莲蓬芦苇交叠,写实与写意融合。即使是经受风霜雨雪侵蚀的残荷,依然呈现出残而不败的风骨精神和生命张力。

  荷花开闭,秋风乍起,残荷启迪了画家们的笔墨飞舞。

  美术大师吴冠中常作残荷,他曾自语,中国传统绘画中的荷花卷轴汗牛充栋,但那些程式化了的荷图并不令我激动。而荷塘中大块小块叶片之交错,曲线直线穿插之繁杂,连倒影也已被包围进叶丛中,难分水上水下,似乎我只是叶底的昆虫,迷途于花叶的迷宫。正如树叶的飘落启示了舞蹈家,残荷则启示了画家。

  我想,要感受残荷的秋韵,最好的地点还是去白洋淀。白洋淀很大,就算是当地人也走不遍那143个大小湖泊;白洋淀很美,但不仅是在夏季;深秋,西风愁起绿波间,看那枯黄的荷叶与莲蓬,泛舟随便去到哪里,都有别致的景色。(张帆)

编辑:【高红超】
中新社简介      |      关于我们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新闻热线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投稿信箱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法律顾问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